留齡講堂

老後

2016/07/04

文/少過

季如:昨天在樓梯口碰到鄰居李經理,他住三樓,在一家貿易公司當經理,他人很隨和,平常碰面都是滿臉笑容,昨天見面時,卻一臉憂愁,我問他:

「你爸媽回南部了?」

「回去了,我正為這事煩惱呢」他五十出頭,有兩個兒子,一個念國三、一個國一,太太在一家公司當會計。

我們就在樓梯口聊了起來。他說:

「我父母是被我兒子氣回去的!」

我們這棟公寓每戶三十坪不到,有個主臥房,兩個小房間,原來兒子各住一房,阿公阿嬤上來以後,兩個兒子一起擠一間,阿公阿嬤擠一間。房間小,書桌擺不下,晚上讀書寫字得擠在客廳,而阿公阿嬤晚飯後都會在客廳看電視播放的連續劇,兩個年輕氣盛的孫子,在阿公阿嬤來不到兩個月就因為生活空間不夠而發飆,問阿公阿嬤為什麼不回南部?

春美:天啊,怎麼會這樣?阿公阿嬤回南部了嗎?

季如:回去了。李經理打電話回父母家,父親很不高興,說不要再打電話回來了,還好,母親接過電話,安慰說不要擔心,孩子還小不懂事,阿公阿嬤不會責怪兩個孫子,她會陪父親在鄉下的診所繼續看病治療。

李經理的父親病了一段時間,在鄉下的診所看病一直治不好,就把他們接來台北看大醫院,沒想到病還沒看好就被兩個孫子氣回鄉下。李經理哽咽地說:

「我自己不爭氣,沒有能力買大一點的房子,孩子又沒教好,對不起父母……」

春美:唉,聽了讓人心酸。

良品:這位李經理的處境真是辛苦。人老了,都會有病痛,但是有保養病痛還是可以減少的,如果身體健康,自己可以享受晚年生活,也可以減輕子女的負擔。我鄰居陳先生夫婦,情況也是滿令人同情的。他們倆都七十出頭了,陳先生中風過,行動不太方便,他們住三樓,我們這棟老公寓沒有電梯,他們進出很辛苦。我問他為什麼不租個有電梯的公寓?他回說,

「現在住的,房租就已經快付不起了,換有電梯的房子,更貴了。」

陳先生有個兒子在美國,他兒子是大學畢業後就留學美國,當年他們夫婦把僅有的房子賣了,供兒子在美國讀書,兒子拿到學位後,就在美國找了個工作,也在美國結婚,定居美國。陳先生退休不久就中風了,看病養病花了大部分的積蓄,現在手頭愈來愈緊。他感嘆地說,養這個兒子就像養個債主。他說:

「從他出國念書到他結婚生子,一直不是很順,一段時間就會問我們能不能多少接濟他一些?我們是領薪水的,省吃儉用,存的錢差不多都寄給他補助家用,這麼多年,我們想買間房子也買不起,連個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沒有。兒子呢,來信說要繳房貸,要負擔兩個女兒在外地念大學的費用,手頭很緊,每個月答應幫我們付的房租,也常常拖延,我老伴常說,是我們前輩子欠他的,他是來要債的。」

春美:唉,做父母的都是這樣,為了幫子女連老本都可以拿出來,總想等我們老了,子女會奉養,可惜時代不同了,子女都忙,而且現在什麼都貴,子女自顧不暇,那有能力照顧年老的父母。我們的想法得改變才行。

季如:春美說的對,「養兒防老」的觀念已經不存在了,人老了,最重要的是要有健康的身體,和足夠的養老金,有健康的身體,才能享受晚年的清福,而養老金則應該留在身邊,需要時就不必寄望子女的奉養,以免像良品的鄰居陳先生那樣,老了,病了,求助無門。

春美:季如,你剛說的李經理,他有請教你怎樣處理他的困境嗎?

季如:有啊,但是他的處境真的很難,我也想不出什麼方法可以解決他的兩難。唉,我們年紀大了,多養生,把自癒力養好,少病痛,至少可以減輕子女的負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