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動報導

【借鏡德國】好好照顧自己,就是高齡社會最大的翻轉

2018/12/26


10月1日「國際老人日」,在德國第二大城漢堡有一場銀髮族的快閃活動──Silent Disco。


文/ 林玉華
轉載自《康健》名家觀點



一閃一閃的霓虹燈,酷炫發光的耳機,一首一首經典傳唱歌曲,一個一個充滿活力忘情地隨音樂擺動著……這天是10月1日「國際老人日」,在德國第二大城漢堡有一場銀髮族的快閃活動──Silent Disco。

「誰說只有年輕人能跳disco?老人也喜歡新穎事物,我們希望藉由這樣活動翻轉老的印象,老也可以充滿活力,生活依然可以有許多樂趣!老人自己要改變,年輕人要改變對老人的印象!」 Silent Disco主辦單位走出孤獨協會(Wege aus dem Einsamkeit Ev) 的創辦人,同時也是位60幾歲的銀髮族Dagmar Hirche 女士有感地說。而這不正是在高齡化的衝擊下,各國正在努力做的翻轉。

據德國聯邦統計局的調查,2017年德國60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30%,平均三個人當中就有一位是60歲以上,共近2,500萬人,相當於台灣總人口數,很難想像全台灣都是60歲以上的人口。因應高齡社會,德國在住宅、照護服務上也有值得我們參考學習的經驗。

照顧好每個「人」的住宅

Hartwig Hesse Quartier如同一個特別規劃過的「一般」社區,居民有一般家庭、獨居長者、失智者和實習學生等,整體設計是以可以讓一個人住到離世為原則。失智者沒有特別被隔離,反而把他們安排住在靠近花園、幼兒園的位置,增加他們生活上的多元刺激,保有尊嚴地生活著

這塊地的擁有者Hartwig Hesse基金會考量居民年紀漸大,房屋格局不適合高齡者居住,因此希望重新改建。協商過程困難重重,他們花了三年多的時間不斷地與居民溝通,妥善安排每個人拆遷後的住所;答應鄰居新蓋的社區會與周圍維持同樣樓層,不遮蔽周圍住宅的光線,最後連原本的居民都自己說出認為改建是好的。拆遷當日像是一個慶典,每個人都開心參與、舉杯慶祝,翻轉了印象中拆除改建總是有一群人哭喊,政府建商公權力強行拆除的畫面。

除了居民,周圍鄰居和原本住戶在整個規劃案裡,也都被好好照顧、安排。一件事情可以處理到這樣的品質,想必花了很大的力氣去理解協調當中每個「人」的價值認同,深深感受到德國對於「人」的同理與尊重!



拆建日成一個慶典,想必花了很大的力氣去理解協調每個「人」的價值認同。

我可以「自己」決定我的生活

失智了、走不動了、臥床了、殘障了才需要有專人照護嗎?然而還有一些長者大部分時候都能自理,只有某些狀況需要人協助,卻得因此完全捨棄還健康時能從事的活動;或者時代變遷,資訊工具無法跟進,只能被社會慢慢淘汰至邊緣。

德國聯邦銀髮助理協會(BdSAD)是一個協助長者可以在自己家中擁有自我決定生活的組織平台,縮小護理與家庭照護之間的差距,並支持和減輕家屬的壓力。服務包含日常生活中的健康和營養問題、住房適應、政府事務、通信、記憶訓練、休閒時間......等等。 

七十多歲的銀髮助理Heide Volz女士分享,有一位80幾歲的長者,很喜歡游泳,但中風後駕照被取消,且熟悉的游泳池離住家30幾公里,搭巴士需要轉乘,讓他充滿不安全感,一度要放棄他最愛的游泳。後來找了銀髮助理開車送他去游泳池,甚至陪伴游泳,對於這位長者而言,可以繼續他最喜歡的游泳讓自己感覺仍健康,同時這也是他生活中很大的精神支持。藉由銀髮助理,身體雖有侷限,仍可以過著有品質的生活。



Heide Volz女士本身即為銀髮助理,今年已經70幾歲。

好好照顧自己就是最大的翻轉

這趟造訪德國,看到他們對於人的同理與重視,深深感受到「好的服務,永遠以人為本」。在這動盪不安、快速變遷、高齡化的世代,許多看似解決環境、就業、壽命健康等的問題,其實最終本質都是解決「人」的問題,而我們所共同追求的不就是有品質的生命嗎?

高齡浪潮中,與其等待政府或社會團體為我們做些什麼,我們立即能做的是對於身邊的長者多一些理解,他們也許只需要一點點的支持,就能過得更有品質;更重要的就是照顧好自己,如同《找回身體裡的醫生──自癒力》一書中提到「顧好自己的健康,不是為了追求生壽命的延長,而是為了能開心自在地享受我們擁有的時光!」好好照顧自己就是高齡社會最大的翻轉!




與前來參加Silent Disco的長者合照。

搜尋活動